http://www.topgunreplicas.com

中国能够孕育一两家伟大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我用了10年研究汽车产业发展方向,特别是研究了前30年电池产业的历史,最终我决定带着团队,带着两次创业积累的资金,投入电动车事业中。这是必然的方向,而且是最主流的方向。”近日,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博士很笃定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上世纪80年代,黄希鸣先后在华中工学院(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大连理工完成力学专业本科与硕士学业,工作一段时间后,于1990年考入美国佛吉尼亚理工大学,攻读航空航天专业博士学位。此后,在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工作长达13年,专注于整车性能开发。2007年回国创业,2016年创立博郡汽车。

  去年7月份,《造车新势力靠谱指数大排行》(下简称:《排行》)发布。对此,前奇瑞汽车副总工程师陈超卓说:“博郡汽车比《排行》上面很多造车新势力更靠谱,可惜的是不在榜单。”

  是什么让黄希鸣选择了一条生死未卜的造车之路?黄希鸣自己介绍到,中国政府宣布扶持电动汽车发展,他感觉有一种使命在召唤自己,“汽车是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之一,可以带动非常多的产业,所以我觉得汽车产业发展起来,中国才算真正成为世界强国”。

  2007年3月份,黄希鸣回国,当时与人合伙成立了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

  他回国的前一年,中国汽车销量首次超越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汽车消费国。2006年也是落实“十一五”规划的第一年,自主创新在“两会”上被提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汽车业自主创新也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

  从那时起,海外汽车人才回国潮再次兴起。黄希鸣说,“陈超卓、陆献强、包益民、梁伟等人都是那个时期回国的。那时候国内车企觉得海归人士什么都会,但实际上,单纯靠一个人,是不可能把产业拉起来的。”

  黄希鸣认为,当时美国的发展环境也有局限,“早些年,在美国汽车企业,外籍人士会有一些天花板,既有语言沟通能力的因素,也有各方面能力受到限制。美国分工很细,工作的面比较窄”。

  回国后,黄希鸣没有选择去国内汽车企业,他说:“我喜欢挑战,所以我做了很多的尝试,虽然没有在企业里面工作,但是帮助一些企业做了不少事情。实际上国内的很多产品都有我们研发团队的身影。”

  “他比较低调,有韧性,有典型的湖南人性格,在美国底特律和中国上海成立研发中心,把北美福特退休的各方面专家召集到了底特律研发中心。”一位熟悉黄希鸣博士的车企高管告诉记者。

  谈到海归汽车人才对中国汽车业的作用,黄希鸣表示,海归人才带来了很多新的理念和观点,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让造车梦梦想成线年,黄希鸣成立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到2014年,有60多位国内外专家及工程师加盟。公司先后为福特、通用、一汽、上汽、广汽、吉利、长安等知名整车厂进行NVH性能调校、操稳性能调校、底盘设计等。

  我国共经历了三次民营造车潮: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吉利为代表的民营车企以低价杀入汽车业;21世纪初,以比亚迪、奥克斯、波导等家电巨头掀起造车潮;2012年后,以蔚来汽车、小鹏等为代表的民营互联网企业跨界造车,以威马汽车、博郡汽车等为代表的传统车企高管造车,以万向汽车、江苏敏安等为代表的零部件企业造车。

  德国将向3个电池联盟组织提供资金,以减少汽车制造商对亚洲电池厂商的依赖。同时,瑞典电池厂商宣布完成10亿美元的融资,将在瑞典谢莱夫特奥市建立欧洲首座锂离子电池超级工厂。

  近年来,中国汽车企业“走出去”的步伐不断加快。数据显示,2018年,70余个品牌的中国产汽车通过上海口岸“走出去”,出口数量超过23万台,占全国汽车出口的67%左右。

  从中国SUV细分领域的王者,到探索海外市场的积极分子,长城汽车在创新和转型的道路上不断寻求突破。面对行业低谷,魏建军深信,危机就是价值。“我们要抓住这个机会,大力推动变革。在三至五年之内,长城汽车可能将迎来更快速的发展。”

  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日本经济产业省和国土交通省在法律上规定,在日本销售汽车的厂家有义务让新车的油耗达到一定标准,并且制作出2030年新的油耗标准草案。

  虽然官方没有发布公告,但近年来华为已经有一系列动作布局汽车。尤其是在今年上海车展上,没有汽车产品的华为,却成为了展会商的焦点之一。

  近日,奥迪管理董事会在第130届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了加速实施电动化战略和全面脱碳计划的战略重组计划。奥迪计划到2025年推出30余款电动化车型,其中20款将是纯电动车型。

  在欧美汽车市场增长期结束后,是中国市场接过全球增长引擎的重任,经过近30年的大发展,中国市场的首次回调,在全世界产生巨大的连锁效应。外媒甚至称:汽车行业的繁荣期接近尾声。

  随着车市进入下行趋势,车企们纷纷开启“开源节流”模式。如,奥迪宣布将展开一系列削减成本的举措,包括裁减约10%的管理职位人员,以达到2022年削减150亿欧元成本的目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