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topgunreplicas.com

专访热依扎:雷佳音很敬业 易烊千玺让人刮目相

  (文/Rong)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热依扎饰演的檀棋绝对是让观众印象最深刻的角色之一。但让人意外的是,热依扎本人,却因为这个角色,陷入了漫长的自我怀疑和挣扎之中。直到播出过后,好评与肯定逐渐袭来的时候,她才肯勉强放过自己,与自己和解。

  《长安十二时辰》一开始找到热依扎的时候,她认为自己根本演不了檀棋,“我觉得她在那个小说的描绘中太美了,她的那种情绪的克制,还有对于很多事情的那种判断,还有做事的方式,我觉得是挺难的一个角色对我来说。”

  但这种预想的难度某种程度上也对热依扎产生了吸引力,她决定沉下心来跟角色“死磕”。在《长安十二时辰》开机前一年,热依扎就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开始训练自己更靠近“檀棋”。她开始学习骑马,用了半年的时间让自己精进;买来很多关于唐朝的书籍、资料做参考;还抽空去看唐宋展览,从书本的语言文字到视觉等方面,去全方位了解唐朝,扩充自己的想象力。

  就在热依扎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信心满满地走进曹盾导演所复原的长安盛景,与众多专业演员一同构建《长安十二时辰》的世界的时候,她又陷入了莫名巨大的压力中。“我每一天都在否定自己,我每一次演完了都会问身边的人,你觉得怎么样?我老觉得自己没演好,什么都觉得没演好。”热依扎说。

  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个无比专业的剧组,“整个剧组的每一个部门,到每一个人,都非常的专业和敬业,都在想着怎么把自己的这部分的东西做得更精细。就连一两场出现的演员演得都非常好。所以在这个时候,包括尤其是我还有很多对手戏是跟千玺,一个17岁少年,他可能在演戏这块还没有更多的经验,你比他经验更多一点的时候,你更是一种压力。”

  那段时间,有时候拍完一场戏,她觉得自己没有表现得让自己满意,就会一个人躲到棚里的一个角落偷偷哭,哭完了再回去继续演。

  这种精神压力直接导致热依扎在《长安十二时辰》演到中途时,体重直减十斤,只剩下85斤。“我已经眼窝凹陷、肋骨特别明显。但是我那个时候就是觉得自己演不好了,自己把这个角色给弄失败了。就一直在想说怎么办怎么办?中途还去找家里那种表演书去看,在里面寻找能够帮助我去演檀棋这个角色的感受。”

  拍完《长安十二时辰》,热依扎并没有立刻从对自己的失望中走出来。她此后一直没有接新的戏,甚至赌气觉得以后都不想演戏了,想要转行。“因为我觉得,我既然没演好,演不好,我不能进步的话,我还做这个有什么意义呢?”

  在没想明白之前,热依扎暂停了拍戏的工作,去到中小学给孩子们上影视课程, 通过抽离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之后的事业走向。

  在《长安十二时辰》录音棚里,初次看到自己完成的作品后,热依扎忍不住失声痛哭——其实一切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我其实演得还行,还不是我当时那种自我否定那么厉害。其实就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过高了,自己太要强了,觉得这么好一个角色既然给你了,那你要去做到为什么你能胜任这个角色,有点完美主义。”

  现在的热依扎,开始愿意接受采访来一遍又一遍地跟记者们聊这部剧,为这个剧做宣传。这种转变,其实也离不开来自观众的鼓励和肯定。

  《长安十二时辰》开播后,热依扎会一直关注观众们的各种评价,她始终记得某个深夜读到一个观众分析檀棋这个角色的文章,所带来的感动和惊喜。她为此特地回复了对方,表达了感谢之情,并且截图给曹盾导演,导演看后回复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那一刻我就说了一句,我真的是没掉链子。”热依扎回忆道,“我一直特别怕自己掉链子,我从小到大拍戏都是有这种感觉,就是我不要做那个掉链子的人,因为大家都很好。”此前不管是《甄嬛传》中的叶澜依,还是《海上牧云记》中的金珠海,热依扎总是能在有限的戏份中演得出彩,给人留下印象。所以她希望下一个角色,能比之前更有突破,“那个就是你为什么说你要来做演员的目的,演员都会自己给自己压力。”热依扎说。

  这次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热依扎与饰演张小敬的雷佳音有不少对手戏,两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却十分默契。“之前我也看过他的《我的前半生》,而且还专门看了他很多采访,我就觉得说这个人特逗。但是他在演戏的过程中首先很敬业、职业。还有一个就是他在理解人物这块逻辑性特别强。他会抛出一个东西,我们可能是之前没有说好的这种的,这种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就是未知的这种,即兴的,或者是突然来了那么一个小东西,你马上又能接住。因为我们这么多年演员,大家难免会有时候演着演着会有点疲倦。但是在这种时候你能碰到这样的演员的时候,是特别大的一种幸运。”

  而谈到饰演李必的易烊千玺,热依扎也不吝溢美之词。她坦言一开始与千玺拍戏的时候,其实是抱着一种“对方没有经过专业表演训练,可以允许其犯错”的状态去看待他,“但是谁知道他并没有犯错,然后而且还做得很好,很稳的时候,你当时就发现,这小孩还真的是很(让人)刮目相看。而且他没有那些让你觉得不好的或者怎么样的习惯,反而是很敬业的。所以我觉得很难得,就是可能见了很多之后,你真的觉得千玺是很难得的一个青年男演员。”

  当被问到最想挑战的角色时,热依扎说:“原来会有,现在不会,现在你演了更多的戏,和你对演戏这份职业的更多的理解以后,你发现其实对演员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一个好的剧本和一个好的角色。这个角色并不是说你的位置在哪儿,而是说这个角色能不能让你演出来以后,能让观众感动,这个是演员想要的东西。”

  她甚至对记者坦诚,她作为演员其实并没有选择角色的权力,“我如果有戏演就已经很不错了,你知道吗,就已经有不错的戏能来找你,我已经很感谢了。所以不管是从叶澜依到金珠海,到《十二时辰》,都是人家选的我,所以我也很感恩,我感谢曾经选过我的这些导演,你们愿意相信我,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去诠释这个角色。”

  演了这么多角色,热依扎说最像自己的是《甄嬛传》里面的叶澜依。“其实原来叶澜依选我的时候,就是我原来的我,我就那样。后来在这个行业呆久了以后,可能稍微的(改变了一点),原来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是那样的一个性格,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怎么着我都不可能。但是现在可能稍微平和一点,会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或者说会用一个比较婉转的方式。”

  但不得不说,在热依扎的诠释下,那些女性角色一个个都鲜活生动,充满了个性与魅力。但她自己却将其归功于女性本身的坚韧。“当我们表现出一个女人的柔和美,或者性感或者什么的时候,这都只是外在社会给我们的一个标签和刻板印象,但我们真正身体里的那个坚韧和刚是我们要让大众看到的。所以不管是《长安十二时辰》还是金珠海,还是《甄嬛传》里的叶澜依她都有这样的魅力。所以为什么会得到大家的喜欢。”

  网易娱乐:这次檀棋这个唐妆好像也引发了特别多的讨论,你自己觉得那造型怎么样?

  热依扎:很漂亮,刚开始的时候第一次试装的时候不太习惯,但是后来的时候你看到回放一些什么的,你就真的觉得很好看。以至于我跟化妆老师说,唐妆化久了以后,再换成胡服装,男装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跟没化妆一样。

  热依扎:我都喜欢,我觉得檀棋的人物造型是真的离不开妆发老师,还有服装老师的这种雕琢。就是他们在不停地在去帮你改良,在去想。其实在定妆之前已经想过很多版了,我们定妆还用了好几次,就像怎么样能让这个女性更好看、更美,和她的胡服妆有不同,所以我很感谢他们。

  热依扎:对,在追剧。今天晚上我待会儿还要赶飞机,我在想说,八点的话,我应该还能看两集。

  热依扎:我会先,我们一般是,我们演员可能是,一般都是先看那个大屏幕,电视上看,先专心看内容。看完了以后呢,拿手机可能没事儿平时就是闲着看一下弹幕啊,看一看网上的一些实时的评价什么的。

  热依扎:就是原地给我结婚什么的,张小敬、檀棋原地结婚,把民政局给我搬来。然后说什么,谁能写张小敬和檀棋的同人文什么的。就有很多好多特别好玩的东西,我还学到很多新的词语:什么这一对我真的很可,然后说张小敬、檀棋给我原地锁死,说钥匙丢了。我觉得这些都挺可爱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